现代文学

卷十五 六国年表第三

  • 本站
  • 2019-07-09
  • 30已阅读
简介 。 ”今秦杂戎翟之俗,先暴戾,後仁义,位在藩臣而胪於郊祀,君子惧焉。 及文公逾陇,攘夷狄,尊陈宝,营岐雍之间,而穆公脩政,东竟至河,则与齐桓、晋文中国侯伯侔矣。 是後陪臣执政

卷十五 六国年表第三

。

”今秦杂戎翟之俗,先暴戾,後仁义,位在藩臣而胪於郊祀,君子惧焉。

及文公逾陇,攘夷狄,尊陈宝,营岐雍之间,而穆公脩政,东竟至河,则与齐桓、晋文中国侯伯侔矣。 是後陪臣执政,大夫世禄,六卿擅晋权,征伐会盟,威重於诸侯。 及田常杀简公而相齐国,诸侯晏然弗讨,海内争於战功矣。

三国终之卒分晋,田和亦灭齐而有之,六国之盛自此始。

务在彊兵并敌,谋诈用而从衡短长之说起。

矫称蜂出,誓盟不信,虽置质剖符犹不能约束也。

秦始小国僻远,诸夏宾之,比於戎翟,至献公之後常雄诸侯。 论秦之德义不如鲁卫之暴戾者,量秦之兵不如三晋之彊也,然卒并天下,非必险固便形埶利也,盖若天所助焉。

或曰“东方物所始生,西方物之成孰”。

夫作事者必於东南,收功实者常於西北。

故禹兴於西羌,汤起於亳,周之王也以丰镐伐殷,秦之帝用雍州兴,汉之兴自蜀汉。 秦既得意,烧天下诗书,诸侯史记尤甚,为其有所刺讥也。 诗书所以复见者,多藏人家,而史记独藏周室,以故灭。 惜哉,惜哉!独有秦记,又不载日月,其文略不具。

然战国之权变亦有可颇采者,何必上古。 秦取天下多暴,然世异变,成功大。

传曰“法後王”,何也?以其近己而俗变相类,议卑而易行也。

学者牵於所闻,见秦在帝位日浅,不察其终始,因举而笑之,不敢道,此与以耳食无异。

悲夫!余於是因秦记,踵春秋之後,起周元王,表六国时事,讫二世,凡二百七十年,著诸所闻兴坏之端。

後有君子,以览观焉。

(表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