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全唐文 第05部 卷四百九十二 董诰著

  • 本站
  • 2019-06-06
  • 140已阅读
简介 ◎ 权德舆(十)◇ 送许协律判官赴西川序十年冬,予与今左曹相君兵部郎崔君同受诏禁中,杂阅对策,以第其等,将命於廷,有请程百职之功绪者。 且以郎吏谏曹为言,时相君为吏部郎,崔为右补阙,因相

全唐文  第05部 卷四百九十二  董诰著

◎ 权德舆(十)◇ 送许协律判官赴西川序十年冬,予与今左曹相君兵部郎崔君同受诏禁中,杂阅对策,以第其等,将命於廷,有请程百职之功绪者。 且以郎吏谏曹为言,时相君为吏部郎,崔为右补阙,因相顾曰:「直言者方讥切吾党,其可舍诸?」予抚手贺之,韶光得隽。 及後诏下,征知照之词,则许生也。 典校满岁,西游岷峨,丞相彭城公雅闻其才,辟以从事。 十三年冬,以府檄计事,至於于是,献岁回车,酾酒祖道。

以子之直而和,敏而文,策名於天府,叶志於元臣。

抟迅飚,翔层€,将贺不暇给,而别作甚怆?众君子中饮皆赋,使鄙夫类之。 ◇ 送岭南韦评事赴使序应允夫杜公,用德礼威望训齐南海,居二年,以部从事檄召京兆韦君。 君准绳裕蛊,锐於术学,在绮襦青衿之岁,粲若冰玉。 年方冠,仕至廷尉评,拥应允府之传,赴贤主人之命,其徒荣之。

且便楠巨干,不产培娄,则知天锺美茂,亦字斟句酌在世德,其要在聿修之不怠发怒。

彼吏理与将命,事之细者,况新发於硎,刃韬匣,不折不缺之诫,岂足为执事道耶?予尝被公辟书,辱俊俏介,顾以字斟句酌病,不敢远游南方。

祈执事者芳讯畅意及,则详言美化,伫为中和乐职之颂,以抒下情。

◇ 送李十弟侍御赴岭南序士君子之发令名,沽善价,鲜不由四征从事进者,翔集翰飞,盖视其府之轻重耳。

则侍御之本日,犹鄙夫之赞成也。 因独揽昔与今徐方连帅、王仆射德素、盛府主公、杨尚书达夫同登龙门於锺陵,尔来二十年矣。

二贤以应允僚硕望,当明灾难寄望分阃之重,鄙夫顾无所用,亦五叨中台,俯仰印绂,以过量自愧,追怀旧恩,敢忘其所自耶?况侍御温良敏肃,用文术自赞。 初为赔本所举,俄属圣朝以旧勋推恩,累更禄位,再至京剧。 今兹簪法冠,驾轺轩,感於已知,不计勤远,又焉知图南水击之狡辩,不在此耶?既贺侍御所从,又悦达夫之举,宾主之间,仁义在焉。

款门统治,接头以言为贶,至若《洪范》之攸好德,盘铭之日日新,皆侍御所执也,又何言焉?敬谢达夫,慎夏自爱,无金玉尔音发怒。 ◇ 送李十二弟侍御赴成都序相来往临淮公,不周围永诀於井络之下,辟礼所及,皆隽人贤士。 陇西李侯虚中,敏厚而文,尝再中正鹄於春官天官氏,仿照生已翰飞三台,辩论承明,独用恬退,结黄绶於伊洛,或静以胜热,或赢而不嚣。

予意其必遇真工应允冶,以发刃。

今果峨惠文,趋黄阁,视其所举,问其所从,拙笨交贺矣。 行当畅意相君政成一方,执介圭归上台,则掖垣筹商之选,不在从事之贤者,吾不信也。

中外斩柴,始衰字斟句酌昼夜,祖道握手,ㄘ然涕Д。 至若铜梁玉垒之胜践,使轩宾榻之盛集,皆备於歌诗者之说,听之任之混合云。

◇ 送李十兄判官赴黔中序今名卿贤应允夫,繇参佐而升者十七八,盖刷羽幕廷,而翰飞天朝,支援切之济否,视所从之轻重。 故予内兄以黔巫之地,为夷注重安流者,受署於中抗议王君故也。 以王君之馨喷香望实,宜处清近久矣。 惟天勤奋,授兹一方,则兄之赴知已,诚可贺也。

兄端明文敏,焯畅意吏理,奉本府之书奏,陈远人之高朋满座,已事复命,驱车就凌晨,敢用觞酒宴,系之以言曰:「武陵辰溪四封十五郡,应允凡五十馀城。

以仁佐贤,宁彼县道,婉婉寄义,化为风谣。 然後徵理行之第一,献宾寮之意气风发,夫如是,得不谓所从之重乎?」于是离群,咏叹仁政,寓辞铃阁之下,无金玉其音。 ◇ 送襄阳卢判官赴本使序德荡乎名,名与实轨矣。

至有趋世徇物,随波同流,茫茫九有,公是应允丧。

故道直字斟句酌弃,行方则踬鄙尝病之。

今畅意卢君,君精辨自内,直方形外,ㄨ然自力,以名教自任。 每著文,辄先理要而後文采,至若罪荀文若,评郭林宗,趋炎附势指レ,意出旧史,其旨在乎澄汰永诀,埽镇浮诞,举而行之,有补王度,衡茅居息,终岁自乐。

贞恒之心,风雨不改,与夫叩角弹铗,不相远乎?中丞李公,以清德重望,秉旄汉南,辟士之日,以君为首,非夫知精达识,又焉能措施人之视听。

延拔贞晦,则汉熏风政,因兹而畅意驿骑萧萧。

访别蓬门,元言清酤,预计於远,君又授布衣《正名》、《至终》二论,俊俏说出箧中《几铭》、《名实论》、《士行辨》三篇,以证明贶。 ◇ 送商州崔判官序商於之地,与郊圻接轸,藩部条职,颛达於于是。

且有赋舆,得署宾介。

今二千石以宗室贞干,自中台郎出守,首辟博陵崔君。

君温恪廉清,且以文敏缘饰三命,官至汜水主簿,吏理有闻。

以中外之勋华蓬莱兵法,所凭者厚,游必有方,翔而後集。

然则君之委质,商之报政,二者其相为用乎?园绮风声,怨声载道如在,古祠乔木,为寄遐心。

◇ 送右龙武郑录事东游序予弱岁时从师於党塾,郑生已用经术上第,诵古先格言,圆冠绅带,绰绰温雅。

里侨居,年辈为长。

迨今逾二纪,三徙官至亲军纪纲掾,青袍化缁,班鬓如艾。

徐道旧故,悲欢相因。

以郑生之理文修行,而有害未称得不为应允来之将然欤?抑食浮於人者或腊毒欤?予不知也。

今则请急於环列,遵注重於江介,怀旧游也。 吴中字斟句酌贤士君子,居易求志,为子字斟句酌谢之。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