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诡异便利店林奈,阡陌

  • 本站
  • 2019-05-15
  • 104已阅读
简介 男女主角是林奈,阡陌的小说叫《诡异便利店》,是由网络大神不醉最新完结的一本佳作,诡异便利店讲述了:一座诡异的超市,游荡在城市之中,缥缈不定,里面物品琳琅满目,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

男女主角是林奈,阡陌的小说叫《诡异便利店》,是由网络大神不醉最新完结的一本佳作,诡异便利店讲述了:一座诡异的超市,游荡在城市之中,缥缈不定,里面物品琳琅满目,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

据说,能够看到它的人,只有死人,而我恰恰进去了。

但,我是活人……精彩章节“我……我没尿了。 ”胖子小声说道。 我知道胖子的意思,他想我上马,可是我滴水未进,根本没尿。 好再老板已经被挡在了前头,我操起货架上的物品,就往他的手上砸。 如果老板没了武器,或许就没那么厉害。

而且昨晚的经历告诉我,那把银刀可以砍开像血肉一样的玻璃门。

我不敢去柜台那儿拿,我觉得那里的佛像像是比老板更加邪恶的存在。 老板身上多处都被我砸伤了,透过衣服的破洞,我可以清楚的看见他青灰色的死人皮肤,上面布满了尸斑。 胖子身形不稳,我赶紧扶住。

他俨然快要吓晕过去,我当即就赏了他两个大耳刮子。

他太重,我带着他根本没有逃出去的胜算。

“胖子,你再不醒,我就把你扔给老板!”我见他装死,作势就要推他出去。 胖子跳了起来,抓住我的手不肯向前。

“林奈,我算是看透你了。 等爷爷我出去,天天在你家门口倒垃圾。

”我没空理会胖子的心情,锁定老板手中的银刀,咬牙冲了出去。

老板慑于前方的童子尿,无法上前。 只要我动作快,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退回到童子尿的后面,肯定没事。

能不能出去,就在这一搏了。 “哎呀,你要死也带上我啊!”胖子在后面哀嚎。 我嘴角抽搐,只觉得自己很是倒霉。 就在我的指尖要碰到刀柄的时候,行动迟缓的老板竟然迅速的用另一只手上的银刀向我砍来。

这只死鬼竟然也会玩心机,只怪我太轻敌。 此时想收手已经来不及了,身体因为惯性往前倾,我的余光瞧见一只古铜色皮肤的手从旁边伸出,捞住我的腰。 我硬生生的朝后仰去,倒在了血泊里。

是达叔,他来救我了!惨了,他不会是故意等到危机时刻现身,就是为了收钱吧……老板惊疑,害怕的转动脑袋,打量着四周。

胖子扶我起来,对我竖起了大拇指,赞叹道:“可以啊,啥时候练成的神功啊?”“屁!还不快跑!”我看见了老板身后的小鬼,正是想要夺我身体的那只红衣服小鬼。

我对他心有余悸,耳畔飘荡着一声声“哥哥”。

泰语,成为了我最不喜欢的语言。 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看泰国电影了。 “怎么跑啊,门锁上了。

”胖子哭丧着脸,然后挖了挖耳朵,惊疑地问道:“谁喊我哥哥?”我差点忘记了他看不见小鬼和达叔,不知道达叔给我眼皮上抹的什么,效果出奇的持久。 达叔不打算收了老板,他用桃木剑砍断了老板的手。

一股黑血冒了出来,老板倒在地上,痛苦的翻滚。

我瞅准时机,捡起银刀就往外跑。

胖子迅速地跟了上来,纠结大门打不开。

“让开!”我喊道,挥刀看在玻璃门上。

这回我看清楚了,门上聚集了很多阴灵。

他们睁大了眼睛盯着我,有的大笑,有的哭泣,有的木然。 我顾不上许多,只是埋头苦砍。

玻璃门像有骨和肉,每次都震得我虎口发麻。 胖子捂住耳朵,痛苦极了。 看样子,那些鬼哭狼嚎也跑到了他的耳朵里。 我不敢朝后看,深怕一个迟疑,就错过最佳的逃生时间。 终于,门上破了一个大洞。 我将胖子推了出去,他的肉卡在缝里。 我不顾胖子的惨叫,抬脚往他的屁股上踹了一脚。

他的皮擦破了不少,血被玻璃吸住了,顺着玻璃里的纹路流淌。

胖子爆发出杀猪一样的嚎叫,我怕他没被老板弄死,反而被玻璃门吸干血而死,狠下心继续猛踹了几脚。

终于,他弹了出去,落在外面。

我松了口气,一脚伸了出去,却看见一旁的达叔轻轻松松,仿若无人的穿透了玻璃门。 瞬间,我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我听见胖子急切的哭喊,一股扑鼻的恶臭袭来,我知道是老板追上来了。 我没有回头,迅速的将另一只脚也跨了出去。

经过了一天的折腾,我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熟悉的水泥小路,熟悉的小区,这他妈的不是我家楼下,还能是哪里?我看着玻璃门里的老板无可奈何的捡起掉落的胳膊,用订书机重新按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后面无表情地走到了柜台后面。

“哇靠,大叔你不能进去啊!”胖子忍痛站了起来。

我知道达叔现身了,他的桃木剑插在背后,瞅的胖子发毛。

胖子的肩头站着红衣小鬼,他被鬼上身了,我已经猜到达叔接下来的动作了。

果不其然,达叔掏出了桃木剑,戳进了胖子的胸膛。 我事先捂住了耳朵,这才没被胖子的高音刺激到。

只是当我无意间看向超市的时候,它竟然凭空消失了……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 小区的行人奇怪的看着我们,尤其是胖子湿透的裤子,引来了不少大妈大婶的指指点点。 “五千块。

”达叔伸手就像胖子要钱,并且摆出一副冷漠的神情,分明就不想解释。 达叔啊达叔,胖子可不是我这么好说话的人,他在小区出名的抠门。 要不然也不会为了省水跑到楼下来借厕所了。 胖子本就被路人瞅的恼火,再加上刚刚达叔的一戳,他压抑的情绪到达了顶峰,指着达叔的鼻子骂道:“什么狗屁五千块钱,刚刚你拿桃木剑刺我,我还没向你讨要医药费呢!”我想起自己被坑的苦力钱,心中悲鸣。 达叔挑眉,捂住鼻子往后退了几步,冷冷说道:“这家超市还会出现,你进去一次,我能免费救你。 你进去两次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胖子这才反应过来,当他发现超市不见的时候,整个人都惊住了,话都说不出来。

我走到的身边,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说道:“下次看你还敢不敢骗我,瞧瞧,你说的鬼卖部。 ”达叔就那么站着,颇有不给钱,他就不走的阵势。 “胖子,咱俩也算共患难过。 要不是我提醒你,跟着你,帮助你,保不齐你今天就交代在这儿了。 我跟你讲,这达叔是有真本事的人,得罪了他,和得罪了那鬼老板后果一样惨烈。 ”我拿起脖子里的小桃木剑,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胖子吓得脖子一缩,吞了吞口水,小声问道:“你也交了?”我点点头,叹息道,我交的何止五千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