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第三百零五章 皇者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 本站
  • 2019-07-12
  • 6已阅读
简介 寿山王府,烛火彻夜通明,悲伤的气氛弥漫,几位女眷站在外堂,泪流满面,不能自已。 “逸飞,撑住”夏子衣站在床边,心中抽痛,翻掌凝气,不断为寿山王贯注真气,然而,迅速消逝的生机,再也不可能留

第三百零五章 皇者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寿山王府,烛火彻夜通明,悲伤的气氛弥漫,几位女眷站在外堂,泪流满面,不能自已。 “逸飞,撑住”夏子衣站在床边,心中抽痛,翻掌凝气,不断为寿山王贯注真气,然而,迅速消逝的生机,再也不可能留住,即便先天强者,也无力回天。

“皇兄,若是可能,逸飞真的不想死,可惜这一次,皇弟真的撑不住了”寿山王口中黑血不断溢出,抓着前者的手,嘴角勉强露出一抹笑容,苦撑二十余年,今日,终究走到尽头。

“呃”皇者悲恸,恨那无情的上天,更恨无能的自己,若连骨血至亲都守护不了,那他一生苦苦修行,又有何用。

“皇兄……今后的大夏……逸飞看不到了……”“黄泉之下……皇弟会再祈求上天……愿皇兄福深…再创大夏百代盛世……”最后的话语,在耳边不断回荡,垂落的双手,近在眼前,努力想要去握,去再也握不住。

夏子衣心口剧痛,气息一阵紊乱,黑白长发无风荡起,魔氛流转,悄无声息地侵蚀着皇者的心智。

“皇兄”夏馨雨走来,急色道。

“好好安葬”夏子衣沙哑地嘱咐了一声,旋即最后看了一眼床上身影,默默离去。

远去的背影,一步一重,犹如千斤在压,前再不复往日挺拔,接连不断的打击,让皇者的双肩越来越重,谁都不知道,这坚强的大夏皇者,还能撑持多久。 儒门龙园,三位掌尊听到手下儒者的回报,眉头皱起,一时间想不通原因。

“会不会只是巧合?”乐掌尊神色凝重道。

“世间哪有这么巧合之事”礼掌尊冷冷一笑,回道。

“派人去查,优昙花并不常见,不太可能是巧合”兵掌尊开口道。 “恩”乐掌尊点头,此事确实要认真处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皇室怀疑到儒门头上。

大夏天谕殿,归来的夏子衣坐在龙椅之上,眉目间一丝丝魔气缭绕,皇者的容颜,也因此有了少许变化,多了一分冷冽,少了一分温和。

大殿之下,一位身着异装的枯槁老者的跪拜,恭敬道,“叩见陛下”“蛊老平身”夏子衣轻声道。

“谢陛下”蛊老起身,谢旨道。

“蛊老可查出了什么?”夏子衣问道。

“回禀陛下,依照西疆蛊典来看,先皇所中之毒,应是蒤罗花毒,此花原本并非剧毒之物,不过,一旦遇到优昙花粉,就会立刻产生极可怕的毒性,无药可救”蛊老恭敬道。 夏子衣眉头皱起,继续问道,“寿山王呢?”“与先皇一样,同是蒤罗花毒”蛊老应道。

“嘭”一声巨响,夏子衣周身真气爆发,身前龙案直接被震飞出去,砸在大殿之下,摔的四分五裂。 蛊老心中一惧,赶忙跪下身子,不敢再说一句话。 片刻之后,夏子衣压下心中升腾的杀机,右手一挥,一股平和的力量掠出,将老者扶起,道,“蛊老先退下吧,有事朕会再派人相请”“是”蛊老躬身一礼,旋即步离去。

老者离开后,夏子衣走下大殿,看着地上散落的奏章,默默弯腰捡起。 殿外,一位位太监宫女看到里面情况,却没有一人胆敢进去,唯有焦急地等着。 不知过了多久,大殿之内终于有声音传出,平静道,“来几个人,把这些东西清理了”三位小太监和一位宫女闻言赶紧进殿,将地上毁坏的龙案,笔墨,碎瓷片速收拾干净,不敢耽误片刻。 宫女收拾东西时,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前方帝王,近距离观察,心中不自觉一颤,赶忙又低下了头。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陛下变了不少,容颜虽然看不出太大区别,但给人的感觉,却和从前不太相同。 四个收拾完后,立刻退了出去,畏惧之色,难以掩饰。

整个皇宫中的人都知道,当今陛下是一位十分善良之人,给人的感觉总是平静祥和,淡如秋水,像今日一般如此震怒的情况,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

大殿之中,夏子衣静默思考,不发一言,过了许久,沉声道,“来人”“在”一位御前龙卫军走来,恭敬道。 “宣太理司主前来议事”夏子衣下令道。 “是”龙卫军将士领命,步离去。 没过多久,孔羽前来,看到殿中一直在等待的夏子衣,上前跪下,恭敬行礼,道“参见陛下”“太理司主,派人严查寿山王府这两日所有进出者,尤其是负责寿山王起居或者进入过寿山王房间之人,有任何可疑的地方,立刻回报”夏子衣沉声道。

“遵命”孔羽眼中闪过一抹异色,领命道。 这个皇城中,有资格进出寿山王身边的人屈指可数,身份地位可想而知,这一查下去,查不查得出下毒之人他不知道,但是平日里很多心照不宣的事情,定然会暴露出来,怎么查,或者查到什么程度,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孔羽,你是知命侯推荐给朕的人,应当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莫要让朕和知命侯失望”夏子衣话中带着警示之意道。 闻言,孔羽心中一慌,立刻再次跪下道,“微臣定然陛下不负所托”“下去吧”夏子衣轻轻点头,平淡道。 “是”孔羽起身,旋即满怀心事地离去,在当今陛下面前,他第一次感到如此大的压力,这是机会却也是考验,侯爷明确曾许诺过他武侯之位,若说他不心动,那绝对是骗人的。 大夏武侯的威名,名震神州,象征着最无上的荣耀。

这是千年以来,一代又一代武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武侯两字代表的已不仅仅再是权势和地位,而是一种信仰。 大夏千年,八方疆土,历代都是一位武侯震慑一方,强势镇压一切来敌。

夏子衣看着离去的孔羽,眸光闪动,宁辰曾提醒过他,此人可用,但需要敲打,喜爱权势并不可耻,只要能把握底线,就足够了。

武侯之位,需要功劳,机会他可以给,就看孔羽能不能把握住。 四极境,忽雷王朝,雄兵集结,四大王朝中最强大王朝,这一次动了真怒,势必要讨回帝宫中的羞辱。

忽雷帝王亲自点将,两位皇室供奉都被编入军中,归身为三军统帅的青花公指挥。

青花一脉是忽雷帝国中最古老的世家,当代青花公更是与忽雷帝王自幼一同长大,关系甚密,不过前些日子去了一趟极北之地,所以没能赶上的帝王大婚。 与当世各位天骄不同,青花公一直很是低调,从未有人看到其出手,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位青花公是实打实的先天强者,做不得假。 “青花,打不赢,你就不用回来了”点将台上,忽雷帝王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沉声道。

“陛下如此说,会让青花很是为难”青花公笑了笑,应道。 “废话不用多说,朕相信你的能力,圣地那边的压力,朕会去抗,你只管放心去打,不论如何,都一定不能丢了忽雷王朝的脸”忽雷帝王正色道。

“陛下所言,青花会谨记”青花公拱手拜了拜,旋即转身看了一眼身前黑压压的三军将士,平静道,“出发”话声落,号角长鸣,旌旗摇曳间,大军启程,沿着东北方向,踏上征伐之路。 不远处,宁辰看着浩浩荡荡远去的大军,眸子闪过一丝光华,这忽雷帝王魄力果然不小,说打就打,连四极圣地的脸面都不给。 现在不同从前,四极境几乎已经趋于统一,不管各方势力心中怎么想,表面上还是都臣服于四极圣地,忽雷帝王此举,将要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下一刻,素衣散形,消失不见。

云鸣城越河旁,一座看上去平凡无奇的府邸前,宁辰出现,一步之后,走入其中。 若是不出意外,将华应该已经猜出了他的身份,他也是时候和将华谈谈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