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知识论视角下的哈耶克——推荐《哈耶克传》中译本

  • 本站
  • 2019-07-12
  • 137已阅读
简介 【宪法论文】不论何时,只要我回忆起八十年代中期爬在学生宿舍的单人床上阅读《通往奴役之路》的情景,便有一种莫名的感激涌上心头。 现在想起来,这是一种被启蒙者发自内心的感激,其次,还因为哈耶

知识论视角下的哈耶克——推荐《哈耶克传》中译本

【宪法论文】不论何时,只要我回忆起八十年代中期爬在学生宿舍的单人床上阅读《通往奴役之路》的情景,便有一种莫名的感激涌上心头。

现在想起来,这是一种被启蒙者发自内心的感激,其次,还因为哈耶克的书籍曾在我生命历程的三十年内被查禁,而我熟悉的那些传播者,则被送进监牢。

在我迅速扩展的学术视野里,有那么一段时间,大约从1996年到2002年,我以为我已经走出了哈耶克的影子,我觉得当代认知科学以及其他科学的进展已经足以让我比哈耶克看得更远了。 可是,在去年秋季的课堂上,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制度分析基础”的第5讲,在北京大学理学楼的大教室里,我突然意识到我正在努力推进的思路,甚至包括“深层心理学”和“神话学”,正是哈耶克早年采取过并且于晚年再度返回的“知识论”思路。

伟大的人物之所以无法超越,并非由于他们的知识结构不可超越,而是由于他们所提出来并且试图解决的问题,对于我们人类社会具有根本的意义。

这些问题是永恒的,挥之不去,纠缠在每一代人的日常生活的深层,有时-只在历史性的场合,突然呈现出来,打击我们,让我们当中对这类问题比较敏感的那部分人坐立不安,甚至废寝忘食。

每一个时代,只有极少数的人,他们的心灵,偶然地,因为先天和后天的种种因素,获得了对于根本问题的敏感性。 这种人,被我们叫做“思想者”,他们其实无法与同时代的大多数人对话。 因为那些问题几乎从来不被大多数人所关注,那些问题很少获得诸如战争、饥荒、灾难性事件这类历史机遇把自己呈现给大多数人。 于是,思想的对话经常是在不同时代的思想者之间进行的。

例如休谟和康德,他们经常与之对话的是牛顿、莱布尼茨、和笛卡儿。

当然,我们知道,休谟和康德又是哈耶克经常与之对话的两位跨越时代的思想者。

读者看到的这本《哈耶克传》,是艾伯斯坦2001年的英文新著。 秋风,它的中译者,是我最钦佩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思想的研究者之一,他的这部译作,不仅正文,而且连文献索引和各章注解,都有很高的翻译质量。

从学术思想史的兴趣出发,在读完了冯克利撰写的“代序”-“用观念战胜观念”之后,我建议读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