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霜冷长河 4.11第三辑 更谦虚一点

  • 本站
  • 2019-06-11
  • 76已阅读
简介 复旦大学的一些研究生趁假期长途旅行,远至西藏,一路上写了不少充满文化激情的散文,其中一部分,现正放在我的案头。 他们实在是值得羡慕的一群,那么年轻就走了那么远的路,居然不是为了打仗,

霜冷长河 4.11第三辑 更谦虚一点

复旦大学的一些研究生趁假期长途旅行,远至西藏,一路上写了不少充满文化激情的散文,其中一部分,现正放在我的案头。   他们实在是值得羡慕的一群,那么年轻就走了那么远的路,居然不是为了打仗,为了逃难,为了流放,为了“上山下乡”,而纯粹是为了考察。

中国兵荒马乱了多少个世纪,这种放任于山水之间的青年旅行者,实在是久违了。 有了他们,这块土地简直有点奢侈了,这真叫人愉快。   由于他们,一种比较地道的文化审视态度出现了。 这种审视态度,并不仅仅是动用文史知识来诠释景物,也不仅仅是面对景物而浮想联翩,而是把自己的生命当作一个充满着无数问号、极有感觉弹性的文化软体,与自然和历史周旋。

  在他们的游记中我也发现了一些毛病。 我对此略有担忧:这些毛病是不是我早先的一些散文传染给他们的呢?如果是,应该及早由我本人来指出。

  我要告诉他们,旅途中的文化感受,不必如此拥挤、如此密集、如此迫不及待地表达出来。 让自己的笔多描述一点自然景物本身,就会更大气,走在这样一条奇异的路上,我们的合适身份应该是惊讶而疲倦的跋涉者,而不宜是心思很重的读书人。   我还要告诉其他更多的读者,最有意义的旅游,不是寻找文化,而是冶炼生命。

我们要明白,人类的所作所为,比之于茫茫自然界,是小而又小的;人类的几千年文明史,比之于地球的形成、生命的出现,是短而又短的;人类对于自身生存环境的理解能力,是弱而又弱的。

因此,我们理应更谦虚、更收敛一点。

在群峰插天、洪涛卷地的伟大景象前,我们如果不知惊惧、不知沉默,只是一味叽叽喳喳地谈文化,实在有点要不得。 如果这算是什么“大散文”,那宁肯不要。

                   ——读《寻找太阳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