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回 武当总动员沧狼行最新章节

  • 本站
  • 2019-07-11
  • 13已阅读
简介 八月十七,武当,真武大殿。 朝阳的第一抹光辉射在了这个广场之上,每个武当弟子的脸上都是流光溢彩,这几天的高强度训练,让大家都有些疲惫了,可是昨天不知为何,负责训练的大师兄耿少南和小师妹何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回 武当总动员沧狼行最新章节

八月十七,武当,真武大殿。

朝阳的第一抹光辉射在了这个广场之上,每个武当弟子的脸上都是流光溢彩,这几天的高强度训练,让大家都有些疲惫了,可是昨天不知为何,负责训练的大师兄耿少南和小师妹何娥华,又让大家休息了一天,今天一早,所有人都被集中到了这里,一个个丈夫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是,经过了昨天一天的休息,人人都可谓精神饱满,毫无倦意。 紫光真人,黑石道长和澄光道长三人,缓步从大殿而出,都站在了真武大殿的台阶之上,所有的弟子都心中一凛,三老同时现身,差不多只有每年武当大会的时候才会有,今天并非任何节日,却是三人同时出现,让他们都意识到,将有大事发生。 紫光掌门清了清嗓子,朗声道:“各位武当弟子,今天召集大家在此聚集,是要向各位宣布一件事情,十天前,巫山派掌门屈彩凤,向我们武当三老下了战书,约我们三人,在清溪谷挑战,一决两派的恩怨,我们已经接受了这个挑战,今天将由我紫光,还有黑石道长前去迎战屈彩凤。

”此言一出,场内众弟子一个个都相顾失色,不过这个战书已经下了十天了,有些弟子也已经通过各种渠道知道了这个消息,并四下流传,这两天耿少南加大了训练量,很多人也知道此事一定与这次挑战有关,所以虽然一个个脸色有变,但算不上是非常吃惊,大家的心里都默默地开始祈祷,今天的一战,武当千万不能输!紫光掌门说到这里,一挥手,从大殿的阴影中,缓步走出一人,这下所有人都张大了嘴,说不出话,要是说刚才决战之事还多少有些心理准备的话,可是徐林宗的出现,却让所有人都吃惊不已,有些弟子都叫了起来:“徐师兄,你,你怎么回事了?”可还有些弟子却是一脸不屑地看着徐林宗,一些杂音轻轻地响起:“他不是退出我们武当了吗,怎么还有脸回来?!”紫光道长沉声道:“各位弟子,稍安勿躁,这次屈彩凤挑战我们武当,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她和锦衣卫,还有东厂勾结,设下了这条毒计,由她来引开我们武当三大长老,而锦衣卫和东厂则趁虚而入,一举灭我武当!”所有的弟子全都又惊又怒,不少人骂了起来:“该死的妖女,天杀的锦衣卫和东厂走狗,我跟你们拼了!”“师伯,弟子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保护武当!”“只要有我一口气在,一定不会叫锦衣卫和东厂的人上山一步!”紫光真人很满意大家的这种气势,点了点头,说道:“各位弟子,现在我们武当已经无路可退,只有分头应战,我和黑石道长去清溪谷赴屈彩凤之约,而你们所有人,要服从澄光道长的指挥,现在由澄光道长来宣布作战计划!”澄光道长点了点头,走上前来,沉声道:“武当存亡,在此一战,各位武当弟子,你们中有些人是官家子弟,并不需要在这里作无谓的牺牲,如果有人现在想离开,贫道绝不强留,请便!”山风呼啸,吹拂着每一个武当弟子的衣袂,却是没有一个人离开,澄光道长微微颔首,说道:“很好,留下来是你们每个人自愿的选择,那就需要每个人都尽力,奋勇杀敌。

现在山上一共有六百七十四名弟子,除去掌门真人和黑石道长外,还有六百七十二人,我现在宣布,贫道率七十一名弟子镇守大殿,而四大弟子各率三百名弟子,兵分两路,分头迎击东厂和锦衣卫的大军。 ”一个弟子奇道:“徐师,,,徐少侠离开武当之后,就只有三大弟子了,哪来四大呢?”紫光道长平静地说道:“前日里徐林宗来报信的时候,我就把他重新收归门墙了,现在他仍是四大弟子之一,但不再是以前的掌门弟子,大家切记这一点。

”所有的弟子都拱手行礼应诺,澄光道长继续说道:“左路由耿少南和何娥华率领,沿青松道下山,迎战东厂人马,右路由徐林宗和辛培华领队,沿黑水道下山,迎战锦衣卫人马,大家要利用好武当的机关消息,层层阻击,节节抵抗,如果需要支援的话,就发信号箭,贫道会率大殿人马居中接应!”紫光道长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澄光道长的布置,大家听明白了吗?”“听明白了!”“很好,现在就由耿少南和徐林宗分别挑选弟子出发!”武昌,黄鹤楼。

瑞王的心情很好,今天是个好日子,那个总要和他作对的武当,就快要完蛋了,有能在东厂以一当千,击毙数百高手的屈彩凤挑战武当三老,加上东厂和锦衣卫倾力而出,陆炳和金不换都拍胸脯打包票,这次肯定能消灭武当,武当一灭,太子一系的江湖上最大的支持者就没了,皇位自然是唾手可得,想到这里,瑞王就不免喜笑颜开。

瑞王到了武昌之后,每天早晨都会到黄鹤楼里登高远眺,不知为何,那天在秦淮的时候,那个据说叫何娥华的武当女子,假扮的那个歌妓,一直让他念念不忘,虽然瑞王身为王爷,阅女无数,但如此美丽脱俗,不带任何风尘之气的女子,宛若空谷幽兰,却是他从没有见过的。 而在何娥华打倒应千求的时候,那动静相交,柔性十足的剑法,以及那柔美的身姿,更是让瑞王做梦的时候都能流下口水,他已经下了严令,这次攻打武当,一定要生擒何娥华,如果能得到此女,那就算不当皇帝,这辈子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瑞王想得出神,突然,一曲悠扬的琴声缓缓地响起,他的脸色一变,这琴声不是别的,正是那天何娥华在船头吹奏的那曲笛曲,虽然变成琴律,但他仍然能听得出来,他的脸色一变,抬头看去,只见黄鹤楼顶香烟枭枭,一缕幽香,隔空而下,似是有人在楼顶抚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