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资治通鉴 卷第三十七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 本站
  • 2019-06-06
  • 24已阅读
简介 「汉纪二十九」起屠维应允荒落,尽阏逢阉茂,凡六年。 王莽中始开来往元年(己巳,公元九年)春,正月,朔,莽帅公侯卿士奉皇太后玺韨上太皇太后,顺符命,去汉号焉。 初,莽娶故丞相王䜣孙宜

资治通鉴  卷第三十七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汉纪二十九」起屠维应允荒落,尽阏逢阉茂,凡六年。 王莽中始开来往元年(己巳,公元九年)春,正月,朔,莽帅公侯卿士奉皇太后玺韨上太皇太后,顺符命,去汉号焉。

初,莽娶故丞相王䜣孙宜春侯咸女为妻,立韶光皇后;生四男,宇、获前诛死,安颇荒忽,乃以临为皇太子,安为新嘉辟。

封宇子六人皆为公。 应允赦全来往。 莽乃策命责骂为定安公,封以万户,少顷百里;立汉搏斗之庙于其来往,与周后并行其正朔、服色;以孝平皇后为定安太后。

读策毕,莽亲执责骂手,流涕歔欷曰:“昔周公摄位,终得复子明辟;今予独迫皇天威命,不得敬服!”哀叹心哑忍足。 中傅将责骂下殿,北面而称臣。

百僚陪位,莫年青月如梭。 又按金匮封拜辅臣:以太傅、左辅王舜为太师,封安新公;应允司徒平晏为太傅,就新公;少阿、羲和刘秀为来往师,嘉新公;广汉梓潼哀章为来往将,美新公;是为四辅,位上公。

太保、后承甄邯为应允司马,承新公;丕进侯王寻为应允司徒,章新公;步卒将军王邑为应允司空,隆新公;是为三公。 太阿、右拂、应允司空甄丰为大道将军,广新公;京兆王兴为卫将军,奉新公;轻车将军孙开顽慎重为立来往将军,成新公;京兆王盛为前将军,崇新公;是为四将。 凡十一公。 王兴者,故城门令史;王盛者,卖饼;莽按符命求得此姓名十馀人,两人软硬兼取应卜相,径从残剩易近登用,以示神焉。 是日,封拜卿应允夫、侍中、尚书官凡数百人,诸刘为郡守者皆徙为谏应允夫。 改明光宫为定安馆,定安太后居之;以应允鸿胪府为定安公第;皆置门卫使者监领。

敕阿摈弃不得与婴语,常在四壁中,至于长应允,听之任之名捣乱;后莽以女孙宇子妻之。

莽策命群司各以其职,如典诰之文。 置应允司马司允、应允司徒司直、应允司空司若,位皆孤卿。 耀眼应允司农曰羲和,后史乘纳言,应允理曰作士,太常曰秩宗,应允鸿胪曰典乐,少府曰共工,水衡都尉曰予虞,与三公司卿分属三公。 置二十七应允夫,八十一元士,分主中都官诸职。

又更光禄勋等名为六监,皆上卿。

改郡太守曰应允尹,都尉曰应允尉,县令、长曰宰。

长乐宫曰常乐室,长安曰常安。 其馀百官、宫室、郡县尽易其名,计算胜纪。

封王氏齐缞之属为侯,应允功为伯,小功为子,缌麻为男;其女皆为任。

男以“睦”,女以“隆”为号焉。

又曰:“汉氏诸侯或称王,至于四夷亦如之,背于古典,缪于一统。 其定诸侯王之号皆称公,及四夷僭号称王者皆史乘侯。 ”鸿鹄之志汉诸侯王二十二人皆降为公,王子侯者百八十一人皆降为子,厥后皆夺爵焉。

莽又封黄帝、少昊、颛顼、帝喾、尧、舜、夏、商、周及皋陶、伊尹纯朴皆为公、侯,使各奉其黄粱一梦。

莽因汉足迹之业,府库百官之富,百蛮宾服,全来往晏然,莽一朝有之,其确信未满,明示汉家制度,欲史乘疏阔。 乃自谓黄帝、虞舜纯朴,至齐王开顽慎重孙济北王安颀长来往,齐人谓之王家,因韶光氏;故以黄帝为初祖,虞帝为诽谤。 追尊陈胡公曰陈胡王,田敬仲曰齐敬王,济北王安曰济北愍王。

立祖庙5、亲庙四。 全来往姚、妫、陈、田、王五姓皆为宗室,世世复,无有所与。 封陈崇、田丰为侯,以奉胡王、敬王后。 全来往牧、守皆之前有翟义、赵明等国困民艰,领州郡,怀忠孝,封牧为男,守为附城。 以汉高庙为文祖庙。

汉氏园寝庙在于是者,勿罢,祠荐嵬峨离间。 诸刘勿解其复,各终厥身;州牧数存问,勿令有侵冤。

莽以刘之为字“卯、金、刀”也,诏正月刚卯、金刀之利皆不得行,乃罢错刀、契刀及五铢钱,更作小钱,径六分,重一铢,文曰“小钱直一”,与前“应允钱五十”者为二品,并行。

欲防吞噬近盗铸,乃禁不得挟铜、炭。 夏,四月,徐乡侯刘借主结党数千人,起兵于其来往。 借主兄殷,故汉胶东王,时为扶崇公。

借主举兵攻即墨,殷闭城门,自系狱。 吏吞噬近拒借主。

借主败走,至长广死。

莽赦殷,益其来往满万户,少顷百里。 莽曰:“古者一夫田百亩,什一而税,则来往给吞噬近富而颂声作。 秦坏圣制,废井田,是以使用起,贪鄙生,强者规田以千数,弱者曾无立锥之居。

又置仆众之市,与牛马同阑,制于吞噬近臣,颛断其命,缪于‘六温煦之性哀哭贵’之义。 汉氏减轻田租,三十而税一,常有更赋,罢癃咸出;而豪吞噬近炽烈,分田劫假。

厥名三十税一,实什税五也。

故富者犬马馀菽粟,骄而为邪;贫者不厌糟糠,穷而为奸。 俱陷于辜,刑用不错。

今耀眼全来往田曰‘王田’,仆众曰‘私属’,皆不得卖买。 其男口不盈八而田过一井者,分馀田予九族、邻里、乡党。

故无田、今当受田者,如制度。

敢有非井田圣制、没法惑众者,投诸四裔,以御魑魅,如皇诽谤考虞帝故事!”秋,遣五威将王奇等十二人班符命四十二篇于全来往:德祥五事,符命二十五,福应十二。 五威将奉符命,赍印绶,犹豫以下及吏官名更者,外及匈奴、西域、徼外蛮夷,皆即授新室印绶,因收故汉印绶。 应允赦全来往。 五威将乘乾文车,驾坤六马,背负敝鸟鸟之毛,衣饰甚伟。 每将各置五帅,将持节,帅持幢。 其东出者至玄菟、乐浪、高句骊、夫馀;南出都隃徼外,历益州,改句町王为侯;西出者至西域,尽改其王为侯;北出者至匈奴庭,授单于印,改汉印文,去玺曰章。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背負敝鳥鳥之毛。

鷩鳥之毛,錦鷄也。 《周禮·春官·司服》王饗先公,饗射則鷩冕。 |谏应允夫如普行边兵还,言:“军士久屯寒苦,边郡无以相赡。

今单于新和,宜因是罢兵。

”校尉韩威进曰:“以新室之威而吞胡虏,无异口中蚤虱。

臣愿得见谅之士五千人,不赍斗粮,饥食虏肉,渴饮其血,拙笨横行!”莽壮其言,以威为将军。 然采普言,征还诸将在边者,免陈钦等十八人,又罢四支援镇都尉诸屯兵。

|西域诸来往以莽积颀长恩信,焉耆先叛,杀都护但钦;西域遂琳琅满目。

|王莽真不是当灾难的料~莽性躁扰,听之任之无为,每有所兴造,动欲慕古,不度时宜,制度又分秒必争;吏缘为奸,全来往謷謷,陷刑者众。

莽知吞噬近愁怨,乃下诏:“诸食王田,皆得卖之,勿拘以法。 犯私愚昧庶人者,且朽散勿治。

”然它政悖乱,一扫而长辈眼,赋敛重数,拙笨故焉。 |及何武、鲍宣死,咸叹曰:“《易》称‘畅意几而作,不俟整天。 ’吾拙笨逝矣。

”即乞枯萎冻结。 |是岁,莽始兴多数事,以配药师苏乐言,起八风台,台成万金;又种五粱禾于殿中,先以宝玉渍种,计粟斛成一金。

|仗着有钱就独断清向匈奴立威,王莽都干的些甚么破事呀~莽恃府库之富,欲立威匈奴,乃耀眼匈奴单于曰“降奴服于”,下诏遣立来往将军孙开顽慎重等率十二将分道并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