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第一百三十七章 打得过就欺负,打不过就讨饶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 本站
  • 2019-07-09
  • 168已阅读
简介 秦阳伸出自己的双手,眼光落在自己那干净修长的指头,眼眸中冷意又多了两分。 废了自己的双手?让自己一辈子都无法再弹奏钢琴吗?秦阳抬起头,看着花衬衫男子,眼睛微微眯起了两分:“你又是谁?”花

第一百三十七章 打得过就欺负,打不过就讨饶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秦阳伸出自己的双手,眼光落在自己那干净修长的指头,眼眸中冷意又多了两分。 废了自己的双手?让自己一辈子都无法再弹奏钢琴吗?秦阳抬起头,看着花衬衫男子,眼睛微微眯起了两分:“你又是谁?”花衬衫男子被秦阳冷冷的目光盯着,心中竟然升起了几分心虚的感觉,这心虚的感觉让他感觉很恼火。 对方不过是一个大一学生而已,对方也只有一个人,自己为何会感到心虚,甚至有那么一瞬间的害怕?花衬衫男子将手里的烟丢在地上,狠狠的捻了一脚,冷哼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手保不住了,我劝你少反抗,一砖头就搞定的事情,不要弄得自己一身血!”秦阳点点头:“好吧,既然你不肯说,那我等会再问!”花衬衫男子看着秦阳脸上没有任何的害怕,反而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淡定,好像在他面前的自己等人就像是蝼蚁一般,似乎完全没把自己等人看在眼里。 他从旁边一个青年男子手里接过一块砖头,冷哼一声:“你的眼光很让我讨厌,你激怒我了,我决定亲自来废掉你的手……按住他!”他并不大打算在这里耗费太多时间,毕竟干的是坏事,还是赶紧干完走人的好,而且对方给了他一种很不安心的感觉,这让他连平时喜欢说的废话也都省略了。

拿着匕首的男子冲着秦阳冷冷一笑,手里的匕首向前伸了一点,威胁道:“别动,否则这一扎下去,你可能会死……”他的话还没说完,秦阳已经看似很随意的伸出手,直接准确的抓住了他握着匕首的手,直接用力一掰。

“咔嚓!”拿匕首的男子手腕直接弯折到了一个诡异的角度,匕首直接就掉落在了地上,秦阳反手一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直接将他整个人都抽得飞跌了出去,人还在空中,几颗牙齿便已经直接飞了出来。 花衬衫男子的眼睛陡然睁大,眼睛都凸起了几分,下意识的大叫道:“愣着干嘛,一起上,揍他!”周围的男子全部抽出了藏着的钢管和匕首,向着秦阳恶狠狠的扑了过去,然而,他们在秦阳的面前,根本就像是连走路都不会的婴儿,完全的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秦阳随手抓住了一根砸过来的钢管,随手一拖,将这个男子拖到了面前,一记膝撞,那男子顿时捂着下身翻着白眼倒在了地上,就差口吐白沫了。 不管是谁,下身被这么狠狠来一下,再强悍的人,都会“爽”得不要不要的。 另外一个拿着匕首的男人紧跟着冲了过来,凶狠的将匕首向着秦阳的胳膊戳了过去,秦阳横跨一步,手里抓着的钢管反手抽了过去,正好砸在他拿着匕首的胳膊上。 “咔!”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响起,这男人惨叫一声,拖着断掉的手臂,踉跄着向后退去。

秦阳懒得和这几个混混浪费时间,手里的钢管挥舞了几下,每一下都有人倒下,眨眼间就剩下最后一个拿着钢管的男子。 他惊恐的看着秦阳向着他走了过来,两腿都在激烈的颤抖着,他什么时候见过如此凶悍的家伙?秦阳一把抓住他的衣服,将他拖到了面前,眼光冷冷的盯着他。

这个男子手里虽然还握着钢管,但是被秦阳这么近距离的盯着,已经完全丧失了和秦阳动手的勇气,钢管脱手掉在了地上,说话都因为太过于紧张而变得磕磕巴巴:“大哥,饶命,放过我,我……”这男子的话还没说完,秦阳已经面对面的一记头撞,正好撞在了他的脸上。

“啊!”这男子鼻梁崩塌,鲜血喷涌而出,他连忙伸出双手捂住脸,但是鲜血却依旧不断的从指缝中涌出。 秦阳随手推开这个家伙,提着手里那根钢管走向了呆若木鸡的花衬衫男子和捡尸男。

花衬衫男子脸上的阴冷和得瑟早已经全然而飞,他的眼瞳中倒映着深深的恐惧,他看着秦阳缓步走过来,就仿佛看着一只人形凶兽正在逼近。

捡尸男更是不堪,看着秦阳走过来,下意识的退后,可是脚却因为太紧张而不听使唤,直接的一下子绊倒在地上,浑身都在发抖,连声音也都发抖。 “你……你想要做什么?”秦阳走到花衬衫男子的面前,冷冷的盯着他:“你不是要废掉我的双手吗,我过来了。 ”花衬衫男子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毫不犹豫的开口道:“要你双手的是他,我们就是收钱办事,赚点辛苦钱,你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我阿七必有后报……”秦阳冷冷的摇头:“打得过就欺负,打不过就讨饶,你们这类人的风格做派可真是一点都没差别呢。 ”秦阳随手丢掉了手里的钢管,然后伸手去拿花衬衫男子手里的砖头。 花衬衫男子眼见秦阳两手空空,眼中凶光一闪,猛然的挥起砖头便砸向了秦阳的脑袋,按他的这力度,如果真砸中了,秦阳绝对是头破血流,甚至有可能被砸死。

只是他的砖头根本砸不下去,还在半空,便被秦阳的手给接住了。

秦阳冷冷的看着他,右手一分分的将这个砖头从他的手里给强行的抠了出来。 看着秦阳手里的板砖,冷汗哗的一下子从花衬衫男子的额头冒了出来,他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小子,得饶人处且饶人,我知道你是中海大学大一的学生,你今天让我们走,这事我就当没发生过,否则的话,我老大不会放过你的。 ”秦阳将砖头在手里掂了掂:“哦,你还有老大啊,他是谁啊?”花衬衫男子飞快的说道:“我老大是这一片的强哥,在这一片玩的,谁不知晓,你今天要是对我出手,等于打了强哥的脸,强哥不会放过你的!”秦阳笑笑道:“行,我这人很讨厌麻烦,也懒得让你们去中海大学找我了,你给你那个什么强哥打电话吧,我在这里等他,嗯,给你两分钟时间!”秦阳说完之后,也不管这个花衬衫男子是否打电话,手里掂着那块板砖,转身向着捡尸男走了过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