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学

李存勖准备称帝,很多人出来拥戴,而他父亲一位老臣却极力反对

  • 本站
  • 2019-06-29
  • 89已阅读
简介 朱梁贞明四年(918年)的胡柳陂之战中,晋军虽然伤亡惨重,但毕竟获胜,战后得以在德胜(今濮阳)渡口筑了南北二城,南城在黄河南岸,随时可以从这里出军进攻汴梁。 汴梁是朱梁政权的都城,为保都

	李存勖准备称帝,很多人出来拥戴,而他父亲一位老臣却极力反对

朱梁贞明四年(918年)的胡柳陂之战中,晋军虽然伤亡惨重,但毕竟获胜,战后得以在德胜(今濮阳)渡口筑了南北二城,南城在黄河南岸,随时可以从这里出军进攻汴梁。 汴梁是朱梁政权的都城,为保都城,梁军必须恢复魏博,但多次争夺,未能奏效,从而形成拉锯状态。

至龙德二年(922年),晋王军控制了杨刘(今山东东阿东北杨刘镇)、德胜(今河南濮阳)黄河重要渡口。

对于朱梁而言,除了固守河防之外,更需要的是主动出击,收复河北,于是也出手攻占了相州(今安阳)以南、澶州(治顿丘,今清丰西南)以西至卫州(今卫辉)、新乡(今属河南)地区。

李存勖双方陷入僵持,对于一心灭梁的李存勖并不有利。

于是,李存勖抽出一部分兵力转而东下,乘后梁军西攻泽、潞(治今山西晋城、长治)二州、东面防守空虚之机,夺取郓州(今山东东平西北),待机进图后梁都城汴州。

郓州在黄河南边,是太平军节度使所在地,系军事重镇,其距离汴京不过三四百里,中间毫无险阻,一马平川。

在夺取郓州之前,李存勖在河北完成了河东集团政治发展的一个重大步骤——建国称帝。 虽然河东地区是沙陀李氏的大本营,但李存勖真正的班底还是在河北地区长期征战中形成的。 在称帝之前,李存勖主要的舆论动员也是在河北地区完成的。 据《旧五代史·庄宗纪三》记载:天祐十七年春,幽州民于田中得金印,文曰:“关中龟印”,李绍宏献于行台。 ······天祐十八年春正月,魏州开元寺僧传真获传国宝,献于行台。

验其文,即“受命于天,子孙宝之”八字也,群僚称贺。 英雄天子这一套操作其实更像秦汉时代的谶纬符命把戏,不过是做秀而已。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李存勖的这番操作都是在河朔地区,河东龙兴之地却没有任何符瑞。

与河北地区拥戴李存勖称帝的情况相反,河东地区却出现了不小的反对声,其中以李克用时代的河东监军、唐廷宦官张承业为典型。 据《资治通鉴》记载,后梁龙德元年(晋国天祐十八年,921年)正月,在晋阳的张承业得知魏州李存勖准备称帝,致信劝谏:吾王世世忠于唐室,救其患难,所以老奴三十余年为王捃拾财赋,召补兵马,誓灭逆贼,复本朝宗社耳。 今河北甫定,朱氏尚存,而王遽即大位,殊非从来征伐之意,天下其谁不解体乎!王何不先灭朱氏,复列圣这深雠,然后求唐后而立之,南取吴,西取蜀,汛扫宇内,合为一家,当是之时,虽使高祖、太宗复生,谁敢居王上者?让之愈久则得之愈坚矣。

老奴之志无他,但以受先王大恩,欲为王立万年之基耳。 《旧五代史》张承业是唐朝旧臣,但他早已与河东集团融为一体,他的立场可能代表了河东大本营传统势力的意见。

尽管张承业极力阻止,但依旧挡不住李存勖称帝的步伐。 在河北军人的拥立下,龙德三年(923年)四月,李存勖于魏州称帝,国号依然是大唐,建元同光,意为李唐继承者,其实沙陀李氏早已名列宗籍,这么说也讲得通,史上称之为“后唐”,李存勖史称后唐庄宗。

当年李唐发迹也是起于河东,这难道是冥冥之中的定数?。

Top